弹道有痕

初夏,松辽腹地某射击场,坦克卷起烟尘呼啸而过,霎时,4发炮弹应声出膛。

“1号车1分33秒,射手许庆华,4发全部命中,优秀!”坦克电台里传来指挥员稍带兴奋的报靶声。

虽说新式坦克的自动操作方式相比老式坦克更加便捷,但文化水平并不高的许庆华却很难上手,种种专业术语学起来非常吃力。由于操作精度更高,对炮长的击发控制能力也要求更高,力不从心的感觉油然而生。

老式坦克的手动操作模式在如今快节奏的战场上已经显得捉襟见肘,就像许庆华现在的境地一样。虽说编制体制调整,但他所在的连队保留了大部分原班人马,面对技术、能力、经验都很成熟的他们,许庆华成为了连队的后进者。巨大的落差让许庆华苦恼不已,而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种方式:前进!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自己做呢?”2015年,郑文辉决定进军AR智能眼镜硬件研发与制造,创办深圳创龙智新科技有限公司,将原香港公司软件研发以外的业务都转移到了深圳。“其实香港在软件方面并不缺乏人才,但由于本地缺乏硬件科技公司,因此在招聘硬件人才方面十分困难”,郑文辉说,深圳无论是人才资源、产业配套还是政策支持,都为硬件创业项目提供了理想环境。

这次对话前后一共30秒左右,许庆华只询问了两个问题,用一句话就引导炮长排除了故障。这是许庆华第一次以技师身份参加实弹演习,演习过程中他多次指导炮长排除故障,是连队顺利完成任务并取得好成绩的关键一环。

不过,即使是困难重重,申花还是凭借着丰富的经验与韧劲,在之前2场争四直接对话中保住平局,没有沦落到崩盘的不利局面。

短暂的静默过后,电台那边响起了令人振奋的声音。

“不都是坦克吗?能有多大区别!”带着好奇,他在连长的引导下来到了“新战友”的身边。

“2号车是否战斗准备完毕?”指挥台一遍遍急促地呼叫着,许庆华汗如雨下,却怎么也找不到火控系统无法启动的原因。好在连队火炮技师及时解围,原来是热保护开关跳闸没被发现。考核重新开始,两个炮目标上靶1发,机枪目标未中,最终成绩不及格。

“我是野狼2号,我车炮塔水平向失灵,重启系统后仍无法正常射击,请求支援!”炮长已满头大汗,多次尝试未果后选择向许庆华所在的连指挥车求助。

不久前,某跨国企业的海外工厂生产设备出现了复杂故障。过去,只能请总部派技术专家去现场解决。如今,只需前线技术人员戴上一副轻巧的眼镜,将眼前所见与总部专家团队的电脑屏幕实时同步。专家们在电脑上借助红点指针等工具精准标识位置,前线工人根据专家的指引就能排查并解决问题。把这略显科幻的一幕变成现实的,正是香港创业青年郑文辉和他的智能眼镜。

报名到比赛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在这个期间,许庆华要完成日常的训练工作,用于备赛练习的时间只能自己一点一点挤出来。

创业期间,章小健常年奔走于广州、深圳、香港等大湾区内城市,“大湾区生活圈的概念没出现之前,我已经进入这个状态了。”这些年,他亲身感到大湾区内各个城市之间距离越来越近,各类创新创业扶持项目和众创空间越来越多,“大湾区为香港‘草根’创业者提供了越来越好的机遇”。

“野狼2号,你车炮塔固定器解脱未完全,炮长重新检查炮塔固定器!”许庆华笃定地说。

“以前香港年轻人讲起内地创业想到的都是父辈的故事,其实我们这一代人的机遇比父辈还要好。”陈贤翰说,今天的内地,社会各行各业发展水平都在提高,完全能够承载不同专长香港青年的创业理想,加上有力的创业扶持政策,成功率一定会比过去高。

“坦克并列机枪远距离校枪法”是他这段时间正带领连队射击骨干进行的研究攻关,这套方法由他提议,并得到了所在营领导的大力支持,现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如果能够取得成功,将有效提升火力打击效率,避免弹药浪费,能实现训练效益的最大化,对实战意义重大。

许庆华说,弹种变了,但打胜仗的初心没有变,这是炮长最基本的素养。

图为避开地铁站而被铺成直角弯道的盲道。刘文华 摄

前进,说来简单,却步步维艰。一本本地啃书籍教材,一次次地刻苦实车训练,一遍遍地打磨操作流程,他加速向前奔跑,期待着早日能与他人并肩同行。

2014年,大学毕业不久的陈贤翰创立了自己的建筑设计工作室。在租金和人力成本都不菲的香港,设计市场的容量却很有限,小型初创企业很难分一杯羹。面对过于激烈的竞争,他决定到内地试一试。2018年,在广州天河区有关部门和香港创业前辈的帮助下,陈贤翰在广州天河成立了工作室的内地分部。

相比之下,深足与大连队的赛程就稍显不利,两队将在倒数第二轮展开直接对决。如果申花保持赢球节奏,无论什么结果,大连和深足这场对决之后都将有一队甚至两队掉队。

演习结束,许庆华对于整个过程似乎并不满意,他召集炮长们对演习中存在的失误进行复盘剖析,并利用休息时间对所有车辆的火控系统重新进行检修,保持装备良好的技战术状态。几年的历练下来,他养成了精益求精的习惯,对任何细节都不放过。

2011年,在香港多次创业的章小健决定到广州试一试。在广州这些年,章小健积极尝试、学习,不断寻找商机。从帮人做电子杂志赚取内地创业的第一桶金,到开发手机APP,再到为企业提供电商平台搭建和解决方案服务。在互联网经济的风口上,章小健抓住了机遇,越做越大。时至今日,他所创立的广州云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成为国内知名的电子商务第三方服务公司,业务从国内延伸至海外。

考核完毕,许庆华拖着沉重的身子爬出炮塔,眼神落寞,心中怅然。曾经努力的奔跑仿佛成了原地打转,目标变得飘忽不定。下士最后一年,如果就此转身,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

两队此番交手,又是一场事关争四的6分之战。积分领先大连队3分的申花,如若取胜就可以将优势拉大到6分,奠定争四优势。若大连队取胜,那么就可以追平申花,凭借着胜负关系优势力压对手,抢到争四主动权。

现在,广州的分部与香港的公司已经各自相对独立,前者甚至成为陈贤翰工作室的主要营收来源。近乎误打误撞发现的机遇,让他更加坚定看好粤港澳大湾区的创业机遇。“对我们这样的小型设计工作室来说,只要能在大湾区建设中参与一点细分领域工作,就可以获得很大的发展。”

在下轮比赛中,深足将对阵急于取胜,来降低外界质疑声的山东鲁能。大连人队则将与富力展开争四直接对决,赛后也将有一队或者两队掉队。至于最后一轮比赛,深足将对阵可能无欲无求的江苏苏宁,大连人队将对阵已经锁定小组头名的广州恒大。

“盲道不允许有路障,我们已经与地铁施工方协调,根据实际路况尽快把弯道变直。”呼和浩特市政工程管理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作为“同路孵化器”的执行副主席,组织各类创业和商务咨询交流活动,成为陈贤翰近段时间的主要工作。“受疫情影响,很多创业者在内地的项目出现各类问题,我们就跟他们一起想办法。”陈贤翰说,香港创业前辈的经验对初创者来说非常宝贵,自己当年在广州即受益于此。他相信,大湾区创业路上的同路人越多,就越能鼓舞更多香港青年勇敢走出去。

火炮技师王晓东服役期满,需要有一人负责此项工作。其实,连队的另外一名炮长入伍以来学习的就是该型装备,专业技术强,组织能力过硬,本是技师的不二人选,但王晓东偏偏看中了许庆华那股乐于钻研、敢于冲锋的劲头,把他推荐给党支部作为备选人员之一。

另一边崔康熙麾下的上海申花近况则是截然相反,最近他们陷入持续不胜的低谷中,这极大程度与金信煜伤缺、沙拉维回国征战国家队赛事有关,除此之外,阵中多名老将进入疲劳期。

“冲击,执行!”连长下达命令后朝着旁边的许庆华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他对这一计划表示很有自信,但是也承认可能会因为疫情延期。此外他还提醒粉丝,这更有可能是一款升级版游戏,而不是完全重制版。

“我是野狼2号,经检查故障判定为炮塔固定器解脱未完全,现已排除,请求发起冲击!”

记者了解到,此前内蒙古赤峰一路段约150米盲道被铺成直角多弯,经媒体曝光后,5天时间盲道已整改为直线,因整改效率高被网友点赞。(完)

旅里即将组织千人百项比武竞赛,许庆华主动请缨参加向高射机枪弹链装弹这个项目。规则是将60发的弹链从高射机枪弹盒中取出装弹,装好后再将弹链放回弹盒中扣好盒盖。如同其他竞赛类项目一样,装弹的操作并不算复杂,但要做到快速、准确,却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

如火如荼的大湾区建设,不仅为香港创业者带来巨大空间,也让香港的优势得到彰显。陈贤翰说,香港在金融、法律等方面与国际更加接轨,对国外客户来说更便捷也更可靠,这是香港创业者应该善加运用的独特优势。

慢慢的,当初笑话过他的战友都暗暗向他投来敬佩的目光,有些问题也开始与他一起讨论、研究。

当时,共享经济在香港属于新生事物,在香港推广共享充电宝,如何先让商家愿意接受设备入驻?章小健决定以内地游客作为切入口。受益于大湾区人员往来的日益便捷化,2018年,内地赴港游客超6000万人次。章小健的推广获得巨大助力,他和搭档两个人半年内谈下了近500个合作点,都是在内地游客聚集区域。此后,醒电共享充电宝合作点在香港快速扩张,成为香港这一细分领域的龙头。当共享充电宝在香港取得成功后,再向海外推广便水到渠成。“海外很多地方的用户习惯、法律政策等跟香港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有了香港的经验以后,拓展海外市场就容易很多。”章小健说。

2019年6月,一场实弹射击演习在科尔沁草原展开。进攻战斗发起后不久,负责接近敌方前沿阵地的车辆突然传来了紧急的呼叫声。

那年12月,许庆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士。东北的1月风寒如刀,仿佛空气都要被冰雪凝固。然而,23号坦克里几乎每天休息时间都能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从枪炮构造到信息系统,许庆华转来转去,满是茧子和油污的双手冻得通红,摘下帽子时能看到头顶散发着白色的热气。

陈贤翰坦言,最初来内地只是为了节约成本,没想到内地市场远超预期,“短短几个月,广州分部的业务越接越多,规模很快就超过了香港分公司。”

在香港青年“北上”追逐梦想的人潮中,有人目标明确、路径清晰,也有人选择先迈开脚步,再发现机会。如果说郑文辉属于前者,陈贤翰则属于后者。

“我们普通人走这么一条弯弯曲曲的路都很麻烦,更何况盲人呢?盲道修成这样太不利于盲人的使用了。”附近居民张粉荣对记者说。

可以被打败,但不能当逃兵,是战士就该永远向着胜利冲锋!经历过几个不眠之夜之后,许庆华在心里坚定地对自己说。

通过总结以往演习数据,许庆华还发现,采用传统的并列机枪校枪法对远距离目标射击时,命中率降低、弹着点散布增大,命中率低于敌方同距离的反坦克火器,对我方威胁较大;若使用火炮打击,则造成火力浪费。在实践中,他还发现使用“远距离校枪法”命中率会大大提高。

“许庆华,从今天起,你就是23号坦克的炮长了,你们认识一下吧!”连长的话简洁幽默。高大、威武的新式坦克让这个年轻人一见倾心,他来回抚摸着“新伙伴”,眼中满是向往。钻进炮塔室后,他的目光却凝滞了,密密麻麻的按键、高度信息化的系统,让他一时手足无措。这一下,他明白了战友们笑声的含义,他那颗骄傲的心好像突然被什么撞击了一下。

在内地迈出创业新步伐

冲锋路上没有坦途,停下就意味着落后。许庆华装弹的时间从3分钟、2分半一直练到了2分钟,这个成绩已经可以在旅里取得比较好的名次了,但他依然没有停步,只为那几秒钟的突破……

作为“同路孵化器”副主席,章小健也是有意投身互联网创业项目的香港青年信赖的人。“这两年跟我咨询内地创业的人越来越多,问的许多问题也是我曾经历过的。”章小健说,年轻人到陌生的地方闯荡都会有担忧、迷茫,希望能把我的经历分享给他们,帮助他们在内地扎下根来,“只有扎下根来才能发现、把握机遇”。

当然,足球比赛一切皆有可能,也期待下轮中超联赛过后,A组的争四形势能够出现意想不到的胶着局面。如此一来,在特殊赛季下,少看10轮中超比赛的球迷,也算能从多场激烈的争四大战中得到些许弥补了。(完)

为此,记者致电呼和浩特市政工程管理局。呼和浩特市政工程管理局工作人员回应,该段盲道由轨道交通公司施工,目前还未验收,如验收不合格后续需要整改。

事实证明,郑文辉这一步走得很准。落户深圳不到一年时间,深圳创龙智新科技便推出了自己的第一代AR智能眼镜。经过持续不断的研发和改进,产品变得越来越轻、视觉效果越来越好。尽管面临来自科技巨头的竞争,但这家仅有约60人的初创企业,还是在全球AR智能眼镜市场上占据了近15%的市场份额。“我们的短期目标是把AR智能眼镜做到极致,中长期目标则是要成长为一家有世界级影响力的科技企业。”郑文辉说。

在事关能否保住争四希望的关键比赛中,大连人队1:1战平江苏苏宁。可以说,大连队对阵申花之前的4场比赛,含金量都非常足。凭借这一阶段的良好表现,他们从开赛6轮不胜的至暗时刻中走出,这支中超最年轻球队,也终于展现出了竞争力。

时间回到2017年4月,许庆华满怀憧憬和信心走上了新岗位,但他不知道的是,虽说新岗位在外人看来仅是两代装备的变化,但新老两代主战坦克的迭代对于一名炮手来说,所需要应对的变化却是翻天覆地的。

为了帮助香港青年迈出创业第一步,一群如章小健这样在内地闯荡多年的香港创业者成立了“同路孵化器”,为新到内地创业的香港青年搭建信息资源分享平台,提供包括创业咨询、融资服务和办公空间等孵化服务项目。在约两年的时间内,“同路孵化器”已在香港、广州、东莞、上海四地建立基地,孵化港澳青年初创企业150家,其中有9家已估值过亿。

在最后3轮比赛中,上海申花的赛程是相对有利的。他们将对阵基本锁定小组前四的江苏苏宁、届时可能无欲无求的广州富力,最后一轮则对阵A组垫底、届时铁定无欲无求的河南建业。可以说,申花已经熬过了最为艰难的一段赛程,后边的迎接他们的,是一片坦途。

如今,那个曾经对新式坦克一窍不通的许庆华在岗位中练成了炮长、车长、驾驶员三大专业通吃的多面手,成长为连队的顶梁柱。在许庆华心中,自己就像炮膛中射出的最炽热的那枚炮弹,只要执著地瞄准目标,忍受住一次次的阵痛,时刻保持冲锋的姿态,就一定能留下最美丽的弹道。

为更多香港创业者指路

四支球队都保有着争夺小组前四,进入第二阶段争冠组的机会。但这此轮过后,4队之间的3分之差,已经成了一道分水岭。这个分差不算大,但在联赛第一阶段还剩3轮的情况下,说小也不算小。

所以,虽然本轮申花看似取得了一场“不解渴”的平局,实则已经在争四中占据了不错的先机,而对于赛程不利且积分落后的大连人和广州富力来说,他们已经在争四的分水岭之外了。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质量效应专区

总体来看,申花的赛程在A组争四集团中最为有利,大连队的赛程略微好于深圳佳兆业,广州富力的赛程是最为不利的。

2017年,当共享经济在内地蓬勃兴起,章小健看到了新的机会,带着在内地互联网行业多年的积累回到香港,创立了研发运营共享充电宝的醒电科技有限公司,“香港比较缺乏互联网经济发展经验,我希望为香港互联网行业发展做点事情”。

理想很美丽,现实却很骨感。第一次教练射击实弹考核,到了实弹考核场,紧张的他大脑突然一片空白,能想起的都是老式坦克的操作方法。5分钟过去了,他连最基本的火控系统都没有打开。

在接触AR技术之前,郑文辉其实已经在香港手机应用程序开发领域颇有成就,但也碰到了香港市场增长的天花板。在一次偶然接触到AR技术后,郑文辉坚信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可以做出世界级产品”。最初,他把目标瞄准AR应用研发,但受制于当时AR硬件性能不理想,两年过去了,迟迟打不开局面。

大湾区建设带来新机遇

焦糊味!许庆华心里基本已经有了答案。

“野狼2号,不要慌张,注意隐蔽。你车火控系统是否按照规程进行操作?”许庆华不断在脑海中思考着种种可能性。

与大家初次见面,免不了自我介绍。许庆华话语不多,却自信满满,弦外之音自己是一名某型坦克的优秀射手,射击成绩从来都没低于良好。话音刚落,台下一阵轻轻的笑声让他瞬时清醒,他从大家的眼神里看出了对老式坦克的不以为然。

广州富力的赛程,就没那么“友好”。除了下轮与大连队展开直接交锋外,他们还将面对争四对手申花,最后一轮对阵可能急于争胜的山东鲁能。

每一次的训练开始前,许庆华都细心地将训练所需要的器材一一整理摆放好,训练结束后再将所有装备器材擦拭保养后归位。23号车就像他最好的战友一样,在他的呵护下日益光亮,在换季保养时还被作为标准车供全营车组参观学习。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炮塔电机有轻微焦糊味!”

由于回避原则,本场申花队的秦升与赵明剑无缘对阵老东家,加上金信煜和沙拉维两名缺阵外援,申花相当于丢掉了近半套阵容。然而就是在这样极端不利的局面下,申花硬生生在落后的情况下,在比赛末段扳平比分。这样一场结果,虽然对于申花不解渴,但足以保住领先大连队的3分优势。

从那以后,23号车上的身影变成了两个。面对勤学好问的许庆华抛出的种种问题,王晓东毫无保留地把多年火炮技师的经验教授给他。

这一次,站在领奖台上的他已经走出了迷茫,目光愈发坚定。新式坦克火炮技师许庆华,再一次成为了优秀的代名词。前进的方向已然清晰,他正向着下一个目标发起冲锋。

“火控开启后是否存在异样情况?”这是许庆华抛出的第二个问题。

1分49秒,成绩定格。许庆华以领先第二名近20秒的优势赢得了冠军。

坦克急驶而过,漂亮地转弯,停下。一个灵巧的身影闪出炮塔,从容且坚定。作为第78集团军某旅坦克分队训练尖子的许庆华,打出这样的成绩在意料之中,尽管这是他第一次在坦克接近极限距离下进行战斗射击。

这次战斗射击考核不仅在距离上有所增加,还选用了之前没有打过的弹种。而弹种的变化意味着初速度、弹道都要随之变化,最重要的是操作方法流程的变化。

第11轮过后,中超A组积分榜情况。

正是借助香港的国际化优势,一款来自香港的共享充电宝近两年在日本和东南亚部分国家越来越常见。这款名为“醒电”的共享充电宝品牌,正是由自广州返回香港创业的章小健所创。2018年9月,当他在香港宣布正式推出共享充电宝时,已经是在广州打拼了六七年的资深互联网创业者。

由于在稍早开场的比赛中,深足战胜建业,与申花同积14分,凭借净胜球优势跃居第4,申花暂居第5。积11分的大连人队位列第6,同积11分的广州富力因为净胜球劣势位列第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