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爆“非全研究生”话题网友受访希望能为后人铺路

8月31日以来,一则网友针对鄂尔多斯杭锦旗、准格尔旗教师招聘的线上投诉,意外引爆了舆论场上关于“非全日制研究生”的纷争。有人感同身受,对上述网友因“学历不符,非全日制学历”被拒的经历愤愤不平。也有人不以为然,直指“非全日制研究生咋回事自己不清楚吗?那能一样吗?”

9月2日,投诉“非全”歧视的网友路影(化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相关报道引发关注后,鄂尔多斯方面没有给出新的答复。他一度陷入不解:因为名称多了一个字,别说竞争了,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他还说,作为一名“卑微”的非全日制研究生,支撑他继续反馈的动力是以此为后人铺路,“希望以后的非全能过得好一些”。

随着非全日制改革正式落地实施,从2017年起,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开始实行并轨招生,都必须通过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统一考试。

据于宁介绍,返校后,感觉校园比平日安静了许多。常态化防疫下,学校采取了诸如进校门量体温、提醒佩戴口罩等防疫措施,宿管阿姨也提前对宿舍做过清洁、通风等。

因为疫情,今年读大四的潘美璇要等下学期才能开启实习计划。

“上学期主要通过网课学习,感觉还是没有线下学习效率高。”谈及新学期计划,于宁表示,会珍惜课堂时光,好好学习。

非全日制研究生双证齐全,唯一区别为毕业证上的学习方式注明“非全日制”。根据国家政策,注明“非全日制”只是为了区分两者的学习方式,学历学位证书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和相同效力。

他表示,自己现在已经通过了郑州经开区的教师招聘笔面试,但是,很担心相关单位最终会因为自己是非全研究生而解除关系。“我们是真的和全日制一起上的课,一起毕的业,所有条件都一样,不享受任何补助和奖学金,比他们还多实习一年。”

“疫情下,医院工作量增加,医务工作者面临考验。”蔡逸轩坦言,走上工作岗位自己感受到压力,需要多学习,在做好自身防护的同时,也随时准备应对新情况。(完)

原标题:引爆“非全日制研究生”话题的网友受访:希望能为后人铺路

来自日本的华侨生蔡逸轩就读于暨南大学六年制临床医学专业,将会在2021年6月份毕业。今年8月起,他开始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实习。

路影此前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反映,自己是2017年后的统招非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在参加内蒙古鄂尔多斯杭锦旗和准格尔旗的教师招聘时,均被“学历不符,非全日制学历”的理由拒绝。而国家在今年的2月14日就下文《关于进一步做好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工作的通知》,经过这么长时间还是无法正视统招非全日制学历,不能保证统招非全日制的就业,略感心寒。

1月放寒假后,就读于暨南大学的华侨生陈祺恒返回西班牙过年。3月回到中国后,他暂住亲戚家,直至9月初返校。“终于回到学校了,很开心。”

他回忆,之前翻看鄂尔多斯的留言板,从2月份官方出台政策开始就有人反馈了,结果到了7、8月还是没落实,这促使他给官方留言投诉。

路影称其来自山东的一所高校,是2017年后的统招非全日制硕士研究生。他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是河南人,因为非全日制研究生的身份,迫不得已在全国各地报考。“在鄂尔多斯被拒绝后我又报了郑州的教师招聘,基本上都因为‘非全’的身份拒绝过我的报名,但是大部分地区在沟通后允许报名了。”路影表示,目前仍有少数地区依然拒绝其报考。

而鄂尔多斯方面此次给出的解释提到,有关考试组织人员不了解上述通知,所以在资格审核时对非全日制学历未予通过。有媒体就此质疑,招考工作是政策性很强的工作,负责人员不了解有关政策是一种失职。

疫情防控常态化情况下,如果没有特殊需要,陈祺恒和同学们都安心待在学校。

澎湃新闻早前报道提到,今年2月公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工作的通知》指出,用人单位招用人员应当向劳动者提供平等就业机会。各级公务员招录、事业单位及国有企业公开招聘要根据岗位需求合理制定招聘条件,对不同教育形式的研究生提供平等就业机会,不得设置与职位要求无关的报考资格条件。各地要合理制定人才落户条件,精简落户凭证,简化办理手续,为不同教育形式的研究生提供平等落户机会。

近期引发争议的非全日制研究生是什么?

路影回顾道,作为2017年后第一届“非全”,自己总会在个人简历上备注统招非全日制的情况,才能报上名,而且基本每个区要报两三次才能报名成功。

“疫情之下重返学校挺不容易的。”蔡逸轩告诉记者,在6月份从日本回中国时,他预订的航班差点被取消,返程途中做好了多种防疫措施。

“考到硕士本来就不容易,结果因为名称多了一个字,我们别说竞争了,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比较怀疑自己,连本科甚至全日制专科都不如,很难过,也更无奈。”9月2日,路影接受采访时说道。

“8月中旬看到返校通知时,很开心。”华侨大学在读生于宁来自朝鲜。自1月中旬放寒假以来,他一直留守国内,直至8月22日返回校园。

“届时还得准备毕业事宜,无形中会感到压力。”她说,希望新学期好好努力,毕业后达到理想状态。

鄂尔多斯市委办公室、鄂尔多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其后回应道,对于网友反映的关于杭锦旗、准旗招聘教师时不允许非全日制研究生报考的问题,我们向相关旗区进行了了解,确实存在有关考试组织人员由于不了解教育部等五部门今年新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工作的通知》,在资格审核时对非全日制学历未予通过。

不过,在路影看来,鄂尔多斯的回复起码让他看到了诚意,“尽管无济于事”。他听说,其他同学报名被拒或者录取后被解除关系,但都没补偿,有的连道歉都没有。

“之前上网课的学习状态不是很好。”他坦言,目前已经收到一些课程的开课通知,“回归正常后,希望能够在校园踏踏实实上好这学期的课程。”

根据媒体梳理,非全日制研究生不同于以前的在职研究生,是近几年发展起来的新事物。2016年,教育部下发了《关于统筹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管理工作的通知》,从2016年12月1日开始,研究生将正式按全日制和非全日制形式区分。

“从3月份开始就期待开学,返回校园时心情超级激动。”她介绍说,学校防疫措施做得很好,返校前学校对学生的健康状况、出行情况等信息做了收集;针对餐厅、快递、外卖点等,学校也都采取了相应防疫举措。

“说实话,很多就算我们反馈了,作用也不是很大。唯一支撑我们继续反馈的是为后人铺路,希望以后的‘非全’能过得好一些,”他说。

《中国商报》近日报道指出,从2019年开始,部分教育部门、人社部门陆续对人才招聘公告进行补充性说明,将非全日制研究生纳入招聘范围。不过,众多“非全”学子的求职遭遇证明,社会与人才市场上形成已久的歧视标签并没有那么容易撕掉。

“回到学校有一种安心感。”他感慨,学校防疫措施做得很到位,很多地方都新刷了提示线,提醒人与人之间保持距离。

当时的回应还提到,目前准旗招聘考试已经结束,杭锦旗招聘考试报名工作也已结束,即将开考,鉴于考试工作组织程序的严密性,已不能够重新组织报名,对给网友带来的不便表示歉意。

作为实习生,蔡逸轩现在的例行日程是早上查房,下午处理住院部事宜,同时参与对患者情况的观察与评估。

疫情发生前一学期,来自科威特的华侨生潘美璇在其他学校交流学习。从寒假起,她一直待在辽宁的爷爷奶奶家。时至8月返校,潘美璇与华侨大学已分离了14个月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