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第二批本科院校平行志愿投档情况公布

新浪教育意见反馈留言板

打着法律咨询旗号的“反催收”,触碰了法律红线

孙忠怀称,在中国文化影响较大的东南亚市场,用户规模以及内容市场表现都超出预期。针对不同的细分海外市场,腾讯视频的内容运营会更加特色化、精细化、并与当地优秀制作公司携手实现本土化内容开发。

随着一系列监管措施的出台,法律缰绳逐步勒紧,那些还在玩套路、赚黑钱的“反催收”人员,也该嗅到凋亡的气息了。

另一方面,这个行业似乎也很讲法律策略:一是有合法的外衣。“反催收”公司门面上,大都提供咨询服务,还与当事人签订了“委托协议”。

二是利用了现行政策制度。疫情期间,央行等部门出台措施,号召金融机构通过贷款展期、续贷等方式给予企业和个人一定支持,对因残疾、贫困、患大病而有还款困难的客户,商业银行也出台一些减免息费措施。在此基础上,“反催收”公司并没有直接抗拒“还债”,而是想方设法把顾客“纳入”银行的“优待”范围。

作为重资产行业,内容及技术、带宽、服务器等成本的不断累加,使视频行业面临较大的成本压力;而视频平台的非线性排播模式,也对内容供应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更好实现成本优化,孙忠怀认为一方面需要重视开发自制内容,另一方面行业共同规范全链条的价格泡沫,一定程度上能缓解内容成本上涨的压力。

面对海外市场,腾讯视频较早进行了国际化布局,率先推出了海外版视频平台WeTV,自去年上线以来,WeTV先后在泰国、印尼、越南和印度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正式落地。

视频行业经过高速增长期,打造爆款成为行业努力的方向之一。如何把控整体内容质量和打造爆款之间的关系,以精品内容带动整个平台健康有序发展,也成为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孙忠怀表示,腾讯视频优先考虑的是根据细分领域特点进行精细化内容制作,提高整体作品的平均成功率。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催收欠款如果采用暴力、侮辱等手段,就会有违法犯罪之嫌。在此前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就不乏因违法讨债而“翻车”的事例。

孙忠怀介绍,内容制作上,腾讯视频根据不同内容采取差异化布局,并且积极探索与外部优秀内容制作团队进行合作。剧集领域,腾讯视频一直注重头部大剧和细分领域的垂直深耕,并通过布局产业上游,实现IP系列化开发,建立成熟的自制剧集开发体系,提升整体工业化水平。综艺领域,腾讯视频更加强调年轻化内容探索,开发新秀产业,并发力深度内容,力求持续打造与观众共情的作品。

然而,翻看我国法律,却没有哪项条款明确——“反催收”属于违法之列。这也为“反催收”行业蒙上一层“灰色”面纱。

可这种看起来颇为“精明”的生意手段,却经不起法律检视。

进入存量竞争时代,如何在商业模式和内容布局上构建良性可持续的生态模式,已经成为视频行业的新战场。谈及腾讯视频的长远布局,孙忠怀表示,腾讯视频会持续探索良性的生态模式,以兼具文化价值和商业价值的正能量精品,实现平台可持续增长,推动行业长远健康发展,构建一个对用户、对合作伙伴和行业具有长远价值的内容平台。(完)

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新增了“打击恶意逃废债”内容。国务院金融委会议,也强调要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近期,有关监管部门也在推动建立反欺诈联盟,依法追究逃废债失信人逾期还款的法律责任。

首先,“反催收”是名副其实的“挂羊头卖狗肉”,明显超越了经营范围。法律规定企业应当在登记机关核准的经营范围内从事经营活动,不能擅自变更经营范围,否则就属于违法。

孙忠怀表示,面对跌宕起伏的行业竞争,腾讯视频从刚开始的学习者到发展者,逐步成为了现在的建设者,完成了角色身份的转变。经过多年自制产业布局,腾讯视频凭借自制内容团队及上游IP库的储备优势,深度开发自有版权,从过去100%采购播出版权,转变为“自制内容+版权采购”的模式,并通过不断提高精品自制内容占比,持续缩减版权采购成本,开源节流,实现整体成本优化,持续构建良性有序的内容生态模式。

□柳宇霆(法律学者)

其次,“反催收”的手段违法。有些人为达到恶意逃废债的目的,有的玩弄骗术,欺骗客户,让对方陷入套路贷的泥坑;有的伪造证明材料,骗取银行利益。这其实已逾越法律边界,应当受到法律追究。

近期,新京报刊发报道《起底“反催收”:诱导催收人员违规,恶意投诉、耍赖拖延偿还欠款》,曝光了“诱导催收人员违规”,“恶意投诉”、“耍赖拖延偿还欠款”等行径。

动漫领域,腾讯视频是比较早期的探索者。孙忠怀认为,经过多年培养,腾讯视频在动漫领域有着较好的受众基础以及产能基础,需要通过不断创新来提升IP生命力,延长生命周期。

再者,“反催收”存在明显的社会危害性。对个别债务人而言,“反催收”扔掉了账单,固然是“福音”,但“反催收”产业链的存在,对诚实守信的市场法则、金融秩序形成干扰和破坏;而教唆借款人恶意上访、投诉甚至民事滥诉,更损害了司法机关公权力、公信力。

如果不是刻意去搜索,日常生活中,你可能不会关注到,自己的身边竟然有一个“反催收”行业——他们打着法律咨询服务公司的旗号,声称运营“债务重组”,实际上却在为逾期贷款人提供“逃债”机会。

要知道,没有哪一门“生意”,可以无视法律而存在。一些有能力却不尽力履行的逃废债行为,已成为市场经济毒瘤。

一家所谓的咨询公司不做咨询,而是带着欠账用户与银行“较量”,并以此来赚取收入,显然是在“不务正业”搞非法经营,游走在了法律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