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武汉“解封”日长夜终去云开月明

(抗击新冠肺炎)特写:武汉“解封”日:长夜终去 云开月明

中新社武汉4月8日电 题:武汉“解封”日:长夜终去 云开月明

患者的心理状态也是他牵挂的事。有次巡逻,两名患者因为早餐加热先后顺序发生口角,赵天宇理解大家是因为压力大心情不好,耐心劝慰,还打气说“武汉加油,中国必胜”。患者一听就冷静下来了。

零时整,武汉市内75个离汉通道管控卡点全部撤除。武汉西收费站六股出城通道上方指示灯由红转绿,横亘于道路中央的隔离护栏被快速移开,所有道口依次打开。

“年轻人要为国家出份力”

3月5日下午5点,华中科大同济医院光谷院区E1—4F重症发热病房,19岁的聂保旭走出污染区,脱下防护服,准备下班。一个护士姐姐连忙叫住他,塞给他一大包零食。

每天下班后,聂保旭都给家乡的父母,还有女友小闻报平安。“她非常支持我,她说,我是她的英雄。”聂保旭羞涩地笑着说。

如今,王诗雨已经开学了,她每天晚上上网课,白天还继续做志愿者。

同一时间,见证了武汉百年沧桑的江汉关钟声再次敲响;长江、汉江两江四岸近千座楼宇和桥梁也一起被点亮,迎接这座英雄城市的回归。

赵天宇在方舱医院。资料图片

2月11日,他去医院报到,参加培训。12日上岗。“要管17个病房的保洁,还要给整层楼拖地。”聂保旭说,“我年轻,这点活不在话下。”

“本来想过个美好的寒假,没想到疫情打乱了计划。”1月8日,罗明参加完期末考试,从吉林长春回到了老家武汉市汉阳区。

有次大型烧水器坏了,赵天宇发现后第一时间报告相关指挥部、通知维修部门,不到半小时就让患者喝上了热水。

“守住城市大门,就能最大限度阻断病毒传播”,76个日夜的坚守,对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十里铺公安检查站副站长胡玮来说,是责任更是使命。

跟着社区工作者送“爱心菜”到各个楼栋,是王诗雨的两大任务之一,另一项是每天打电话排查居民健康状况。王诗雨说,她每天要打上百个电话,“有些爷爷奶奶心里害怕,接到电话会问东问西,我就要安慰他们。”

76天,1800个小时的等待,从凛冽寒冬到春暖花开,从“武汉加油”到“武汉你好”,被新冠肺炎疫情按下“暂停键”的武汉,8日零时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铁路、民航、水运、公路、城市公交运行。

疫情凶险,他们无惧风险;面对挑战,他们敢于应战。经过抗疫一线的战火淬炼,他们成长了很多。这几天,我们在武汉采访了5位“00后”,听他们讲述战疫故事。

许多病人都记住了她。“有爹爹非要送我水果。”孟迪说,病人对她说得最多的是“谢谢”。

未满20岁的罗明还在上大二。看到很多医疗机构急需志愿者,2月中旬,在同学的介绍下,他如愿加入了志愿者队伍。“一开始,爸妈不同意,他们担心我被感染。”罗明回忆,“我劝他们说,全国人民都来帮武汉,我是武汉人,有什么理由不去帮忙?”

这一刻,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重新恢复与外界“连接”。

在武鄂高速龚家岭收费站,等待出城的车辆已排出一公里开外。家住湖北恩施的雷小平在武汉一家建筑工地打工。1月23日拿到工钱,准备回家过年时,武汉已经“封城”。就这样,他和工友们在出租屋内过完春节,又熬过了漫长的两个多月。“现在恨不得插翅飞回去,早点见到老婆和孩子。”雷小平说。

聂保旭是河南南阳人,原本在武汉一家寿司店工作。看着确诊人数增长,聂保旭很着急。他首先想到做志愿者。上网一搜,第一眼看见了同济医院急招污染区保洁员的信息。“我犹豫了一天才报名。”聂保旭坦诚地说。思考再三,他下定决心,去!

“她说,我是她的英雄”

王诗雨是荆楚理工学院大一的学生,看到妈妈报名参加社区志愿者,也跟着报了名。“抗击疫情,每个人都有责任,我也希望能出一份力。” 王诗雨说,在社区服务很累,但很开心。“每当我把蔬菜和药送到老人手中时,就觉得自己很有价值。”她说。前天王诗雨跟着社区工作者为一位独居的聋哑人送去了蔬菜,看着对方用手语表示感谢,眼泪一下子出来了。

穿上防护服,他们是战士;脱下防护服,他们是“大孩子”。在武汉抗疫一线,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身份不同,有护士,有志愿者,有辅警,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00后”。

第一天晚上,孟迪给病人打针、输液,一直忙到凌晨4点多,“进去之前很紧张,可穿上防护服,看着病房里的患者,我就不怕了。”孟迪和另外一个同事负责七八个病人的护理。有的病人每天要输液五六瓶。手上3层手套,护目镜又起雾,打针时很难找到血管,“病人很理解,一直让我慢慢来。”做雾化、量体温、测血压和血氧饱和度,孟迪忙得团团转。“一个班下来,手背汗出疹子,手指泡得发白。”

“我是2000年5月出生的,希望生日之前,疫情能结束!”3月2日晚,刚下班的孟迪略显疲惫,但言语坚定。

“社会各界都在努力。作为大学生,要有所作为。”罗明说。

“该上的时候不能当逃兵”

医院的仓库有两个篮球场大,堆积了大量社会各界捐赠的物资。罗明的主要工作,就是将它们分发给各个科室的物资负责人。最忙的时候,罗明一天分发了1000多套防护服、数不清的口罩和护目镜,十几吨矿泉水和几吨酒精。“刚开始有些吃不消,浑身酸痛,路都走不稳。”罗明笑着说,但适应了就好多了。

不满20岁的他,是江汉方舱医院30名辅警中年龄最小的一位。治安巡逻、维护秩序、消防检查、心理辅导……他们都要负责。

“爷爷,您别急,钱我帮您垫上。”3月5日,在武汉市江岸区台北街桃源社区,看着年近80岁的李爷爷不会用手机支付,前来送“爱心菜”的志愿者王诗雨连忙垫付了钱。

勤快的聂保旭得到了所在病区所有医护人员的喜爱,护士张晓乐在工作群里写道:“聂保旭小帅哥非常勤快,不怕脏、不怕累、不怕病毒,很感动,为他疯狂点赞。”

“作为大学生,要有所作为”

去年9月,孟迪进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汉南医院工作,如今刚转正没几个月。1月24日,白天报名参加救治,晚上就进了病房。“回家收拾行李的时候,还偷偷哭了鼻子。”孟迪说,她心里其实也怕,但爸妈鼓励她,“你学的就是治病救人的专业,该上的时候不能当逃兵。做好防护,我们等你回来!”

为阻断新冠肺炎疫情蔓延,1月23日,武汉做出艰难决定:关闭离汉通道。从那一天起,武汉西收费站出城方向的通道便被水马围栏和锥形反光桶封闭。

7日午夜,被称为武汉“西大门”的京港澳高速武汉西收费站前警灯闪烁。驻守在此的路政、民警、收费站工作人员等整装待发,等待解封命令下达。

王诗雨为居民送菜。资料图片

一位辅警趁工作间隙,发动几名护士和患者一起打太极——这是不久前发生在江汉方舱医院的一幕。这名辅警叫赵天宇,2月5日主动申请加入江汉区辅警入舱突击队。

一辆黑色小轿车驶向闸口,“武汉加油!”车辆经过时,车内人员摇下车窗,振臂庆祝。紧随其后,数百台早已等候在此的车辆纷纷发动引擎,打开灯光,快速而有序地通过收费站,向着目的地疾驰而去。

这一刻,“超级月亮”如约现身苍穹,困囿于阴霾的武汉终“守得云开见月明”。(完)

“终于能回家了!”湖北监利姑娘王彩霞早早便等候在收费站路口,翘首以盼。春节前来武汉出差的她,不曾想因疫情意外滞留两月有余。“来的时候带的都是冬衣,现在已经是春天了”,王彩霞说,好在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相信武汉也能尽快走上正轨。

见惯了车水马龙的高速公路收费员徐莹莹,此刻最期盼就是向南来北往的司乘人员再次说上一句:“您好,一路平安!”

“年轻人要为国家出份力!”入舱以来,每天看着墙上的党旗,看着面对困难往前冲的党员,赵天宇很受触动。2月中旬,他正式递交了入党申请书。